-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http://www.xmq03.com

> 小说区 > 武侠古典 >

【峨嵋男弟子】1-3

                (一)

  峨嵋派,江湖上名门正派之一,与少林、武当、天山、昆仑并驾齐驱,合称五大门派,而峨嵋派是这五个门派中唯一的一个只收女的为弟子的门派,所以这是个由全女性组成的门派。

  但是有一个人,打破了峨嵋派创建而来保持二百二十多年只收女弟子而不传男弟子的惯例,成为峨嵋派创派而来的首位男弟子,而那位那么幸运可以身处峨嵋派这个群芳处处的幸运儿,也就是在下小弟不才我啦?!

  为什么我可以成为峨嵋派的首位男弟子,说起来都觉得很好笑,请容许小子细说道来。

  小子原本是扬州城的一个大好青年,年青有为,而且热心助人,当见到有人的钱袋太重,小弟就会勉为其难地帮他减轻重量,间中亦会偷偷的到一些人的屋子里帮他们清理一下垃圾,往往会将他们的屋子一扫而空,清洁得干干净净,虽然他们往往会去衙门找县老爷赞扬我。

  但是,我是一个热心助人,不求闻名的人,所以他们虽然出重筹来找我,但我是不会给他们找到的,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位热心助人,连县老爷都出重筹要找的人。

  有一晚,当小子我照平常那样,四周围去看看有没有人家需要帮助,当天晚上给我找到一户需要帮助的人家,据我所知那户人家只有一个寡妇自己居住。
  当我翻墙进去的时候,刚好是她正在洗澡的时间,小子我当然是义不容辞地帮她看守澡房的门口,为了怕她在洗澡中有什么意外,小子我当然要看看里的情况如何。

  我悄悄地爬在地下,从门下的空隙由下而上地向里地看去,紧张、激动、兴奋的心情令我心跳加速,身体不由自住地颤抖了起来。

  我看到的是一位三十岁上下的美妇,全身肌肤雪白细嫩,两颗丰满的乳房傲然挺立,胸部下的小腹平坦结实,圆滑修长的美腿更是光洁柔美,中间的三角地带,被一片乌黑柔顺的丛林平均地覆盖阴部的四周,她一转身,白嫩嫩丰盈浑圆多肉的美肾完全程现在我的眼里。

  当时我欲火高涨,小弟弟已经涨得老大,真是想立刻撞开澡房的房门来一招霸王硬上弓,我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这么做,不然的话现在我可已经魂兮归兮。
  当我快要认不住的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吵闹的叫声,有人叫喊:「捉淫贼……捉淫贼呀!」

  人影晃动,只见眼前一闪,一个黑衣人已经翻墙已入,我连忙躲藏在旁边的草丛,一方面露出两双眸子,观看外面的情况,小子我天生一对猫眼睛,在黑夜中都如同白昼,所以在黑夜中工作从没有失手。

  黑衣人着地的同时,澡房的大门忽然间向他疾射而去,去势猛烈,连地下面的石路都留下一条淡然的长痕,黑衣人一个后侧身连忙避开这猛烈的一击,当他在次着地的时间手中已经拿着一把精钢的骨子扇,只见他神色凝重地站在澡房前面,双手抱拳道:「何方高人,请现身一见?」

  只听见澡房传来一声女子的骂声:「无耻淫贼,人人得而诛之。」

  一条白色的倩影,手持利剑向全神戒备的黑衣人飞跃而去,人未至,凛然的剑气和杀气已经令到四周围的空气急速下降,身处其中的黑身人被剑气的气机销定。

  他知道只要稍微移动,长剑就会穿过自己的身体,令自己喝恨当场,避无可避,他毅然踏脚向前,不退反进以硬碰硬,「当当……当」他一连挡了七剑,亦退后七步方可以阻挡这招夺命的剑招。

  「玉女穿梭,只有玉女穿梭方有此威力,妳是峨嵋派?」月光下一位身穿白衫充满尊贵气质,与成熟风韵的艳妇手持利剑满脸寒霜地站在黑衣人的脸前,
  「玉蝴蝶——范春生?」悦耳动听的声音由艳妇的口中传出,但对于黑衣人,不对现在应该叫他玉蝴蝶—范春生才对这把声无疑是死神的招呼。

  范春生以颤抖抖的声音回答道:「不才正是玉蝴蝶—范春生,不知这位夫人是峨嵋派的那一位?」

  白衣艳妇冷冷道:「好!就让你知道杀你的人是谁,以免做个涂鬼。」话未完已经人剑合一向范春生刺过去。

  「记住!杀你者,峨嵋——冷静如。」

  范春生惊惧道:「冷艳仙子——冷静如。」

  当范春生说这一句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和他的身体分离,但是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他身首异处,头脑向上飞的时候,范春生还看见自己的身躯站立在地上,到死的那一刻还不相信自己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一代淫贼,奸淫无数女子令无数白道武林为之头痛的玉蝴蝶—范春生就这样喝恨当场,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他奶奶的,幸好老子把持得住,不然……」见到冷静如离去,我慢慢从草丛中爬出来,身体一颤抖后面的话都塞住在喉咙说不出来。

  「范大哥……范老大我们虽然河水不犯井水,但人死灯灭,俗世间的东西,你老都不可以带走,不如给了小弟吧,你放心每逢初十,十五小弟我一定会烧多一些金银衣纸给你。」我双手合什,向范春生的身上开始进行毡式的搜查,哼!我就不信身为天下有数的淫贼身上会没有宝贝?

  一间破旧房屋的大门徐徐打开,一条细少的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入屋,关门。
  各位聪门的看官不用说一定猜到这个黑影就是小弟我了,话说当我由头(还有吗?)到脚,连内衣裤都不放过,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在范春生的身上找到几样宝贝,找到宝贝我当然是溜之大吉啦。

  一进入房地间,我连忙从怀里拿出搜括到来的宝贝一一点数。首先拿出来的是一个钱袋。

  「嘻……银票五千两,原来做淫贼的人都这么富有,难怪会这么多的人会加入这个行业。」

  但是最珍贵的都不如我在他怀中搜出的这两本书,「蛊中传奇」和「逍遥挪移」。「蛊中传奇」主要是介绍一些蛊的炼制方法和功用,而「逍遥挪移」主要内容除了一套轻功—逍遥步外,还有一些药物的合成和配制,例如无色无味的天下第一淫毒「奇淫合欢散」等……

  这两本书的价值绝对高于一切,「呵……呵……」寂静无声晚上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淫笑声,这把笑声传遍这座古老而繁荣的城市,牵动无数人心的欲望,令这座城市增添无数的呻吟声,大有「淫笑一声传天下,千人万人赴巫山」的气势。
                (二)

  说到这里,小弟还没有正式介绍自己,真是罪过、罪过。小弟姓归名功,行年十四,尚未娶妻,从少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幸得一位老婆婆——春婆收留并且养育成人,可惜好景不常,她在六年前即是我八岁那年患病去世,我只好加入——俗名:小偷,雅号:梁上君子这种有前途,可惜无后路的职业。有时也会客串一下第三只手的工作。

  凭借小弟天生一对夜视眼,在夜间工作永无失手,并且可以观赏一些其它人看不的东西,例如:夜间床上活动,某某人金屋藏娇等……所以小弟不才我当仁不让地成为扬州十大杰出青年之一(不过是自封的)。

  当小弟得到这两本奇书之后,连续几日都废寝忘食(家无半点粮)、不眼不休(眠)、凿壁偷光(懒得点灯)、悬梁刺股(木蚤剌股,发夹悬梁),经过这几日的刻苦研习终于悟出了书中的大概内容。

  根据「蛊中传柯」记载,源于苗族,是降头术的一种,降头术分为「巫术」和「蛊毒」两种,而其中又以「蛊」的应用最为广泛,以苗族为例,差不多每个族群或多或少都精通至少一种「蛊术」。

  「蛊」可以分为「生蛊」和「死蛊」,以牠们的养殖方法和功效来划分为三大种类,分别为「蛇蛊」「金蚕蛊」和「虾蟆蛊」,每一种对下又划分几十种类别,每种有不同特殊能力的「蛊」,所以有人认为「宁见阎王,莫遇蛊者。」
  蛊者,即是操纵「蛊」的人士,又称操蛊者,遇见阎王,大不了就是一死了之,但被落蛊的人士,一生一世都要受到蛊毒的控制,至死方休。由于不同种类的「蛊」混合起来会产生不同的蛊毒,除非落蛊的人肯为你拔除,不然就算你找到一个蛊术精湛的操蛊者,都束手无策。

  「蛇蛊」其功效主要以辅助为主,由于蛇性淫,且「蛇蛊」中的「淫蛊」最为人广泛应用,又最为人毒恨,因为中此蛊者,不论身,心都会受到落蛊着的控制(此蛊只限女士专用),而且中者无救,只有主人每月输一次精液方可暂缓蛊毒发作。

  蛊毒发作的第一天,中蛊者的身体会犹如万蚁噬身,痕痒难当,而且是由阴部开始逐渐扩展到全身,所以受害者不单止要忍受全身的痕痒,还需要对抗欲火的焚身。

  到了第二天受害者的阴精就会长流不息,而且阴部会非常敏感,性欲难奈,到那时受害者就会身不由己以硬物强插自己的阴部冀望能够平息欲火,但这只是饮鸩止渴,到头来这把火只会愈烧愈旺,达到不能收拾的地步。

  到了第三日,受害者的身体就会开始腐烂,全身的毛发会剥落,而身上的肌肉(嘿嘿)就会因为过度的痕痒被自己的指甲一块块地抓下来,这就是淫蛊的恐怖和为人痛恨的地方。

  其实淫蛊不过是「蛇蛊」系列里面的其中一种,如果以淫蛊来代表「蛇蛊」绝对是一种谬误,而且牠原本的功效不过是为了增添夫妻间的性趣而出现的一种辅助蛊毒,如果运用在苗女,操蛊者或者武功高强者等这些人身上,「淫蛊」只会是一种比较强烈的催情剂而已。(我靠,如果是这样就没法运用在那个婆娘身上,发明这种蛊的人真是混蛋加三级。)

  「金蚕蛊」主要的功能以医疗为主,其功效分为三级:初级,中级和高级,初级的功效主要以医治刀伤损伤为主,有如上等金疮药,只不过这些「金疮药」可以用完再用而已。

  中级的功效除了一般金疮药的功能之外,还加上解毒和医治内伤的能力,其功效与小环丹无疑都都可以用完再用(真是环保)。

  而高级的「金蚕蛊」只有一种,就是——金蚕王,其医疗功效能解百毒,洸髓易根,增强功力,与少林至宝,武林圣药——大环丹齐名。

  「金蚕王」乃万蛊之王,除了少数的蛊毒之外,基本上可辟万毒,而且其吐出的金丝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是制造金丝宝甲的主要材料。历经百战的金蚕王更会进化为金蚕皇,到时只要得到牠就可以号召万蛊,鬼神易辟,吞食此蛊可以增强本身一倍的功力。(哇,顶,顶……老子一定要培养金蚕皇,只要吃了十只,八只,到时老子不是天下第一,都是男人中的男人,哇哇……)

  「虾蟆蛊」是最具威慑力的蛊毒,主要以攻击性为主,分三大类:火、冰、毒,其中以「毒」的威力最为可怕,其威力最大的万蛊噬天中者无救,就算是金蚕王都无可奈何,只有金蚕皇方可压抑。

  以下是养蛊的一方法:淫蛊——蛇血、男精……等。赤血蛊……等。(以下省略千字,作者懒得想!)

  「哇……哇……哇,顶顶顶!这里随便一本书只要学会,都可以在江湖上占一席位或成为一方霸主,真是不明白玉蝴蝶范春生这个短命种,怎么会只是江湖上的一个二流的淫贼,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的?」

  我轻轻地放下刚刚看好的「逍遥挪移」,心中不禁多了无数的疑问。「算了,人都死了,管他老娘是男是女?!最重要是自己不要步他后尘才对。」

  「逍遥挪移」: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是为逍遥。本书分为内修篇、技能篇、神农篇。

  内修篇:天地万物皆以阴阳相对相用而存在,故「孤阴不生,独阳不长」,然而,天地间在阴阳二气互动下可以生生不息,阴阳互补能使亏损了的人回复到元气最完美的状态,循环不断的运化状态能使真气运行,生生不息,达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境界。备注:此乃正常功用,另一功效可以令人金枪不倒,御女无数,夜夜笙歌,是沟女必练的神功。

技能篇:轻功:逍遥游龙步(沟女步)、格斗技:上天入地唯我逍遥掌等……
  神农篇:医疗篇……(想睡呀!)

  迷魂篇:迷魂药……处女淫……奇淫合欢散等。

                (3)

  一阵急速的敲门声,惊醒沉醉在书本中的我,一把熟悉的女声伴随敲门声传入我的耳朵:「小龟,你在不在呀?在就帮我开门,我拿了好多吃的给你。」
  「在……在,我立刻来。」听到有吃的,我鞋也不穿立即跑去开门。

  大门一开,张嫂俏丽的脸孔出现在我的面前,自从春婆过身以后,有一段时间小弟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幸好当时有一个好心的姐姐经常拿一些食物来接济小弟,不然小弟不是饿死街头,都会变成一个瘦骨仙,哪有现在这么帅呀。而当时那位好心的姐姐,就是现在的张嫂,我生命中第二位最重要的女性(你们问第一位是谁?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养大我的春婆啦,真是的,这还用问吗?)。
  「你呆头呆脑干么呀?见不到我手上有很多东西吗?!还不快点帮手拿。」张嫂见我呆在门口嗔骂道。

  我连忙抢过她手上的食物,一面献媚道:「这都是因为姐姐你今天晚上太漂亮了,令小龟我看得痴迷了。」

  「哎呀!你这个小鬼几天不见怎么变得口刁舌滑,敢吃你姐姐豆腐,你是不是皮痒,讨打呀!」说完之后还特意装出一幅凶巴巴的脸色对着我,但她充满笑意的眼神已经完全出卖了她,我就说有哪一个女人会不喜欢听别人的赞美,除非她……

  我特意装出一幅很害怕的样子讨好道:「怎敢,怎敢。」

  张嫂嗔道:「去……去,没有半点正经,好啦!不说了,我现在去准备碗筷,洗手完来吃饭吧!」

  我哼唱道:「向上擦,向下擦,双手洁白不邋遢。」

  「小龟,桌子上的那瓶香粉很香,可不可以送给姐姐呀?」张嫂的声音由房子里传出来。

  「香粉?我有吗?算了,不理了。」

  我随口应道:「你喜欢就拿去吧!」

  「小龟你真好,不枉姐姐这么疼你。洗好了吗?快来吃饭吧,菜都凉了。」
  「来了,来了。」回答的同时,我的一只脚已经踏过门槛,向饭桌进发。
  突然间,打破东西的声音由张嫂身处的灶房里面传出来,为怕张嫂有什么闪失,我一个箭步立刻冲进灶房一看究竟。

  「哇……哇……哇……」当我冲进灶房,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一跳,接着小弟弟身不由己地撑起来。只见原本好端端的张嫂,不知为什么现在满睑通红,双眼微合,小嘴微张,身体蠕动,双手不断地在自己丰满的身躯上游走,最后一只手隔着衣服用掌心握住她自己硕大丰满的巨乳,不断揉、搓、捏、挤自己的巨乳,巨乳被她自己的手掌挤得变了型。

  而她的另一只手将自己的裙子拉高,隔着红色的亵裤不断抚弄着已经春水泛滥,连亵裤都已沾湿的密穴,食指更不时从亵裤的缝隙进入阴部,娇哼声不断从张嫂微张的红唇中发出,这时的张嫂没有平时的端庄,有的只是一脸的淫像。
  虽然小弟现在真是欲火焚身,性欲高涨,但想想张嫂平时对我这么好,仅有的理智令我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连忙将视线由张嫂的身上向别处移转,突然间,被我在张嫂身旁发现一个熟悉的绿色花纹的瓶子,「呀!这不是我在短命种(玉蝴蝶)身上搜出的迷魂逍遥粉,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就是张嫂所说的香粉,哎呀我就想怎么会有香粉?」我一脸无奈地叹息道。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张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衣裙尽褪,全身赤裸地站在我的眼前,她以前清晰的眼神,现在已经被雄雄的欲火取代,她伸出双手从我的胸前伸向背,然后紧紧地拥抱着我,胸前的巨乳紧挤压在我的胸膛,令我感受到她胸前的伟大,私处更贴住我的大腿,不停地磨蹭着,从蜜穴里横流的淫液,沾湿了我的裤子。

  面对如此尤物,说我不动心都是假的,但仅有的理智令我一手推开身上这火辣辣的躯体,我头也不回向外离去。颇有古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贱人)一去兮不复还。」的气慨。

  「哎呀!」当我一只脚跨过门槛,另一脚给、给我推倒在地下的张嫂抓住,实时受去重心,整个人向前倾倒,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好死不活的额头刚好撞在门柱上,「我怎么看到这么多星星在我的头上?」呀,我晕了。